山間鈴響馬幫來
當前位置:吭擺影院 > 國產劇 > 山間鈴響馬幫來
【電影觀看小貼士】: [DVD:標準清晰版]    [BD:高清無水印]    [HD:高清版]    [TS:搶先非清晰版] - 其中,BD和HD版本不太適合網速過慢的用戶觀看
快播高清下載(山間鈴響馬幫來download)列表
百度影音下載(山間鈴響馬幫來download)列表
劇情介紹
  • 《山間鈴響馬幫來》由八一電影製片廠、博納國際影業集團、天光地影(北京)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聯合攝製。該劇導演寧海強坦言這次他是被作品中少數民族動人的民俗風情所打動。他說:“接拍這部劇的原因,是因為我特別喜歡少數民族地區富有特色的生活狀態,尤其是雲南這一帶少數民族的神秘生活和淳樸的民風。這部電視劇一定要把民族風情淋漓盡致、原汁原味地展現出來,像哈尼族、苗族對歌傳情、節日歡聚的場景都是非常值得欣賞的。”而一向擅長拍攝戰爭大戲的寧海強自然也不會放棄自己的“拿手好戲”,在電視劇《山間鈴響馬幫來》中緊張、懸疑、刺激的元素都不會缺少。27集環環相扣,一氣嗬成,所以這部片子也被業內人士戲稱為“民族風情版的《林海雪原》”。

      在這裏也有一個鮮為人知的背景,《山間鈴響馬幫來》與《林海雪原》都是當年著名“反特”經典,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林海雪原》成為樣板戲,從而名噪一時。寧海強表示:“雖然同樣是以戰爭為背景的作品,但這次電視劇《山間鈴響馬幫來》將側重表現懸疑、反特和民族團結。將更多地展現少數民族的風俗和民情,它是涵蓋了邊疆生活和民兵團結色彩的剿匪片,而這次剿匪的主角並不完全是軍隊,更多的是軍民聯防齊動員的內容,尤其是民兵與馬幫共同作戰的戲份更多,老百姓和民兵的戲份非常重。因此,電視劇將更多地涉及敵人的‘打入’和設計相應的懸念,將反特的氣氛表現得更濃一些。電視劇《山間鈴響馬幫來》相信會獲得廣大觀眾的認可。”

      總政姐妹花韓紅雷佳義務獻唱

      電視劇版《山間鈴響馬幫來》,在有著濃鬱民族特色的雲南實景拍攝,這部最近在昆明獲得全國優秀少數民族題材影視作品獎的好劇,將片頭曲定名為《馬幫謠》,作詞若兮是拍攝地紅河州國稅係統幹部,作曲邀請到印青老師,當雷佳款款唱到“走過森林,走過村莊,踏遍阿哥到過,到過的地方”時,製片人嚴從華稱演唱細膩,歌聲感人。

      韓紅以“這條路馱起了風霜,這條路承載了滄桑”詮釋著片尾曲《鈴之路》,“古往今來,依舊人來人往……”兩首歌首尾呼應,沁人心脾。

      嚴從華曾在接受媒體聯合采訪時表示:“白樺老師當年的電影經典影響至今,此番電視劇創作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們融入了符合現今觀眾收視審美需求的元素。《山間鈴響馬幫來》在主題歌的打磨和演唱者的選擇上也是煞費苦心和精益求精的。”民歌紅人雷佳師從鄒文琴教授,是韓紅同門師妹,也是青歌賽上閃耀的明星,《蘆花》等作品還榮膺了“五個一”工程獎。嚴從華表示,這兩位同門姐妹同為一部劇獻唱的行動,也深深感染了劇組同仁。媒體注意到,雷佳近期以陽光健康美麗的形象積極參與公益事業和民族經典的保護工作,近日集中參加《複興之路》首映、錄製公益歌曲《愛讓我們成長》溫暖災區、為“中國動漫”加油、世博園當誌願者等,嚴從華代表《山間鈴響馬幫來》劇組同仁祝願雷佳的片頭曲《馬幫謠》和韓紅片尾曲《鈴之路》成為傳播不衰的新經典曲目。

      若兮:我的歌詞風格很像方文山

      昨日,記者在北京通過電話采訪到了遠在家鄉昆明家裏的若兮。對於創作該劇主題曲的初衷,若兮在電話裏與記者侃侃而談。她說:“其實我也沒有這方麵的才能,以前寫詩歌,都是滿足自己的愛好,寫著玩的。當時接到這個重任,覺得很為難,不知道要怎麽寫,沒寫過歌詞,當時看了幾遍劇本,想了好幾個題目,寫了三首歌《走進共和國的春天》、《如果》和《馬幫謠》,最後選擇了這首具有民族元素的《馬幫謠》作為主題曲。我一個業餘人士初次嚐試寫歌就能和這樣的大家合作,覺得非常幸運,當然我們的演唱者雷佳,也是非常優秀的歌唱家,我覺得她唱出了女人味。”

      自從寫了《馬幫謠》之後,若兮就真正涉足到詞作者的領域。很多在網上看到她的歌詞的人開始紛紛讚賞,很多企業拋出橄欖枝,向其邀歌,不過一向低調的若兮,卻一再拒絕,並稱自己寫東西隻是業餘愛好,和同事交流用的。但是,不甘心的她還是覺得自己有這個天賦,寫出的《馬幫謠》受到了一定的肯定,自己還是很想朝著這個方向努力,因此決定走上歌詞創作之路。於是,一次很巧合的機緣,讓她遇見了台灣著名音樂人劉家昌,她特別去了香港,可是不巧,劉家昌因忙於自己在江西鷹潭的事業,兩人第一次失之交臂。不過,若兮表示:“盡管沒能見到他本人,但我去探望了他的太太甄珍,也算是了卻了我的一個心願。”

      談到自己創作歌詞方麵的話題,記者得到一個意外的答案。她說:“我感覺我的歌詞風格很像方文山,比較中國風的那種,現在的女性基本上都很喜歡這樣的風格。我還是很想換種方式把自己的作品展現給大家,也希望大家能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