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大師係列:印記
當前位置:吭擺影院 > 劇情片 > 恐怖大師係列:印記
  • 名稱:

    恐怖大師係列:印記

    / (DVD+BD)
  • 演員:Billy Drago
  • 標簽:劇情片
  • 上映:2011年日本地區上映
【電影觀看小貼士】: [DVD:標準清晰版]    [BD:高清無水印]    [HD:高清版]    [TS:搶先非清晰版] - 其中,BD和HD版本不太適合網速過慢的用戶觀看
百度影音點播列表 使用百度影音來觀看點這下載最新版百度影音
百度影音下載(恐怖大師係列:印記download)列表
劇情介紹
  • 集合13位頂尖驚慄電影導演聯手炮製的短篇集《Masters of Horror》,邀來日本導演《鬼來電》、《Audition》三池祟史參與製作。   《Masters of Horror》絕對是每個驚慄電影迷夢寐以求的作品,因為參與這個計劃的導演均會拍攝一部約一小時的作品,這次參與的就有《Suspiria》的Dario Argento、《德州電鋸大屠殺》的Tobe Hooper等。由10年前起便開始執行這個企劃的製作人Mick Garris表示,三池祟史執導的《Audition》為他帶來巨大的衝擊,因此特別邀請三池祟史加入。三池祟史執導作品的故事內容並未公佈,不過可以肯定這將會是一部令觀眾毛骨悚然的恐怖電影。 片子講述了一個外國人回到日本找尋自己從前藝伎情人的故事。然而物是人非,他要找到那個叫小桃的藝伎已經不見蹤影,倒是見到了一個半邊人臉半邊鬼臉(也不是鬼,隻是相貌扭曲又醜陋)的陌生藝伎。外國人向這個詭異的藝伎打聽小桃下落,於是這個鬼伎就開始回憶關於小桃的事情。 片子這個時候開始有了《羅生門》的味道,同時三池以往的特色也開始顯露端倪。那個鬼伎告訴外國人,小桃死了,自殺了,因為她遭到別的藝伎妒忌,被指責偷了老板的玉戒指,飽受折磨後羞憤自盡。這段故事很有《Audition》的感覺,充滿了殘虐和煎熬,特別是有一段大約五分鍾的施虐描寫。如果對《Audition》有印象的話,一定不忘裏麵鋼絲割裂皮肉以及刮磨骨頭時候刺耳的聲音,不過那多少也隻是聽覺上的折磨,頂多讓人忍耐不住扔掉耳機罷了。這裏卻更多是視覺的。導演很耐心的用特寫描繪了鋼針如何刺入指縫,如何撥開指甲,如何深入,如何滲出血這一個過程,配合上小桃撕心裂肺的慘叫,著實讓人渾身不適。雖然我可以一再告訴自己這並非真實,但還是終於忍無可忍用後腦勺看完了後兩分鍾。 (正是這個鏡頭,讓早已看慣了血腥影片的我也不忍看下去) 對於這樣的故事,外國人自然無法接受,他要求知道真相。於是鬼伎又講了一個故事,關於“真相”。這個故事裏,最妒忌小桃的正是這位鬼伎。她無法克製貪心偷了戒指,然後嫁禍給小桃。在小桃飽受折磨奄奄一息的時候,她又殘忍的勒死了小桃。她用一種病態的口吻說,她這是在幫小桃,幫她進入天堂。   對於這個“真相”,外國人氣憤無比,但是他感覺出了什麽異樣,鬼伎對他隱瞞了什麽,於是他要求知道真正的“真相”。 於是鬼伎又說了最後一個故事。這個故事基本就開始走《牛頭》的軌跡,前麵營造出的邏輯性和合理性開始變得無用,影片完全開始按照導演荒誕不經的想象力和令人發指的惡口味進行。看過《牛頭》的話,一定不會忘記從女體老大的下體伸出的那隻手,這情節無比怪誕和詭異,令人瞠目結舌。Imprint中延續了這種詭異——這次還是一隻手,帶著眼和嘴,突然從鬼伎頭上鑽出。這手其實是鬼伎的雙生姐妹,是她的地獄,充滿了貪欲和妒忌,隨時會控製她。這就將前麵兩個故事完整的拚接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真相”。   真相大白了?外國人掏出射殺鬼伎後,他看到了什麽?幻象,其實這些都是幻象。鬼伎,小桃的慘死,邪惡的手,都是虛構的,他一直在和自己的幻覺對話,一切都是謊言。但正如鬼伎說的,為什麽一定要知道真相呢?有時候比起真相來,還是謊言更好一些。所以外國人在心中不斷用謊言疊加謊言來裝飾自己這個幻覺,使之越發飽滿真實,從而用它來掩蓋自己心中一直刻意逃避的真相,自己的心魔。然而每一個謊言都帶有那麽一點真相的影子,讓他又忍耐不住要去撕開這偽裝。直到最後矛盾爆發,他看到那倒在他槍下的正是自己要尋找的小桃。   那心魔又是什麽?從片中提到的死嬰,怪胎,自己受到傷害的妹妹,以及生出怪胎的近親兄妹來看,大致也能猜到端倪,具體怎樣卻也說不好。這片子作為Master of Horror係列的第一季第十三部,在美國卻是被禁掉的。不說什麽造噱頭從而賣碟片之類,單從畫麵尺度上就基本讓美國人吐飯。除了那些殘忍的虐待,多次出現的死嬰估計就讓崇尚人道的老美發瘋,何況這是給無辜的美國男女老幼茶餘飯後消遣的TV節目,三池導演實在有點玩的過火。不過呢,邀請他拍片的人也正是看重了他《Audition》中表現出來的功力,這片子多少也算不負重托。 最後——鐵灰色的牢房裏,陽光從窗戶透進來,一切結束了。 PS:早就答應過朋友不再看此類影片,但它們仿佛有種魔力,無時無刻不吸引著我。 片子看完的時候剛好是淩晨12點,我關了電視,閉上眼睛,鋼針刺入小桃牙床的鏡頭一直在我的腦海裏揮之不去。 善良的小桃、殘忍的懲罰、黑色的夜、絢爛的紅、晴朗的天空,鬼伎的臉、詭異的笑,互為兄妹的父母,被流產掉的孩子、頭上的手、三顆醜陋的牙,還有最後的一個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