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你原諒我
當前位置:吭擺影院 > 國產劇 > 請你原諒我
【電影觀看小貼士】: [DVD:標準清晰版]    [BD:高清無水印]    [HD:高清版]    [TS:搶先非清晰版] - 其中,BD和HD版本不太適合網速過慢的用戶觀看
吉吉影音下載(請你原諒我download)列表
快播高清下載(請你原諒我download)列表
百度影音下載(請你原諒我download)列表
劇情介紹
  • 這部電視劇講述了上世紀80年代經曆恢複高考後一群年輕人的愛情故事,圍繞著徐天(吳秀波飾)、何佳(海清飾)、吳晴(吳越飾)、梅果(董潔飾)等幾名大學生的感情糾葛展開。   在劇中與海清、董潔、吳越三位女演員都與吳秀波男主角有感情糾葛。吳秀波坦言這次真正體驗到“真刀真槍”的感情戲。“吳晴是我的初戀,之後一次偶遇,我因內疚而漸漸愛上了梅果。遇到何佳後,我才是遇到了真正的愛情,盡管梅果經常因複仇而從中作梗,但我們最後還是修成了正果。這中間的感情戲非常有看點。”   導演劉惠寧表示,劇中吳越、董潔、海清分別代表知性、感性和生活本身三類女人。   《請你原諒我》整部劇集充斥著懷舊色彩和人文氣息,劇中海清、吳越、董潔三芳爭豔,打響2011年懷舊旋律的第一槍。   1977年冬天,徐天和費兵前往縣城報名,參加文革後第一次高考。他們是陝西西安插隊知青,是關係非常鐵的哥們。徐天聰明絕頂,記憶力驚人,出身幹部家庭的費兵對他非常佩服。半路上,徐天突然想起忘帶公社介紹信,情急之下居然私刻公章,偽造介紹信。雖然順利報名,卻埋下了巨大隱憂。    為了和女友吳晴通話,又險些和按順序排隊的眾知青群毆,幸虧費兵拚命相助,嚇退眾人。但電話雖然通了,吳晴卻因為母親的阻撓一直沒有接。    吳晴是徐天初戀女友,在城裏工廠當工人。兩人尚未登記卻已有夫妻之實。徐天做夢也沒想到,吳晴懷孕了。吳晴的母親,大學教授俞鶴卿力勸女兒打胎,同時找到徐天的父親,讓他勸說兒子放棄這段沒有前途的感情。   為了準備高考,徐天和費兵回到西安,在路邊棋攤與青年工人陸廣瀘相識,二人棋逢對手,遂把酒言歡,結為好友。二人都沒有想到,因為吳晴,他們一生都要糾纏在一起。陸廣瀘是吳晴在工廠的師傅,暗戀吳晴已久,得知吳晴要參加高考,他也在暗中準備。知道吳晴已有男友,不敢貿然表露心跡,隻能默默等待機會。    徐天與吳晴相見,吳晴沒有透露懷孕之事,隻是試探提出結婚。徐天大感意外,他認為自己目前不具備結婚條件,但他一向自恃才高,不願承認。二人越說越僵。俞鶴卿突然出現,徐天機智而得體的回答讓她改變了想法——俞應允兩人婚事,開出兩個條件:一是必須考上大學,二是交出一千元彩禮。徐天不知吳晴有孕,雖不情願,但賭氣答應。   徐天回到鄉下複習功課,他對考上大學並不擔心,但一千塊錢卻毫無著落。而吳晴依舊沒有告訴懷孕之事,隻是催促盡快準備結婚。徐天愈加煩悶。高考之日,徐天和費兵來到考場,遭遇一起搶劫,被搶的是插隊女知青梅果。徐天路見不平,追出很遠,奪回書包,卻發現裏麵除了準考證外,還有一千塊錢。徐天一時動了貪念,將準考證扔了,隻把空書包交給梅果,致使梅果無法參加高考。   徐天走進考場,被攔在外麵的梅果大受刺激,舉止失常,大鬧考場。考試結束後,徐天心中有愧,遂一路追蹤,在關鍵時刻,和費兵一起將發高燒的梅果從壞人手中救出。但梅果醒來後,卻有些精神失常,徐天無奈,隻得將她帶回自己插隊的村子隴西口。而同樣參加完高考的吳晴也來到隴西口,她看到容貌秀麗的梅果坐在徐天床上並朝徐天大發脾氣,而一向高傲的徐天卻是一副忍氣吞聲的樣子,吳晴大感困惑與不滿。梅果跟吳晴獨處時,突然變得頭腦清醒,有條有理地將徐天扔掉準考證的事兒講給她聽,並說這輩子都得讓徐天償還,吳晴知道這是一難纏的主兒,冥冥中產生不詳預感。吳晴一走,梅果頓時恢複精神失常狀,把徐天認作自己親哥。徐天和費兵無奈,隻得帶她先回省城,籌措路費再送回南方老家。徐天的父親是個本份的老工人,看見兒子突然帶回來個年輕貌美的姑娘,大感震驚,大發雷霆。費兵趕緊謊稱梅果是自己女友,其實此時的費兵已經深愛梅果,隻是他生性怯懦,不敢表露。徐天和費兵帶著梅果外出時,因梅果美貌招惹街頭混子,麵對凶器,梅果卻挺身擋在徐天麵前,徐天內心受到觸動。陸廣滬叫來工糾隊,將眾人救出險境。    徐天找俞鶴卿談心,表示自己雖然愛吳晴,但不願倉促結婚。俞鶴卿明白徐天心思,要求女兒馬上流產。陸廣滬意外得知吳晴懷孕,大受刺激,但他還是控製不了自己對吳晴的感情。陸廣瀘懷著極複雜的心情,將吳晴懷孕一事暗示給徐天,但徐天此時正被梅果糾纏得焦頭爛額,居然沒有往心裏去。但他還是明確表示,等自己送梅果回南方後,一定與吳晴結婚。   但徐天沒有想到,此時梅果經過一係列矛盾紛爭,已經對徐天由恨生愛、情感複雜。他們來到梅果家鄉,才得知梅果從小就是孤女,梅果向徐天大膽表白,又在父母墳前撞破腦袋,徐天憐香惜玉之心頓起,決定和費兵一起永遠照顧她。高考發榜,吳徐費陸四人均榜上有名。最高興的是陸廣滬,和吳晴戀愛不成能做大學同學,已是陸心中最大奢望。   徐天吳晴一起回公社開結婚介紹信,當權派李副書記利用偽造介紹信的事兒威逼徐天寫揭發材料,徐天不從。但在吳晴壓力下,隻好硬著頭皮照做,但這並沒給他換來清白,反而被取消高考成績,三年之內不能高考。徐天一怒之下,撕毀錄取通知書,徹底與大學無緣,痛罵一頓痛快了自已,卻丟了吳晴。陸廣滬得知,矛盾中同時狂喜,心裏左衝右突,找到徐天,劈頭蓋臉卻是替吳晴逼婚。徐天正鬱悶、糾結,此時遇到別的男人為自己女友來向他逼婚,更是異常煩躁、口無遮攔,恰巧吳晴來找,無意中聽到徐天那些無情的話,極度傷心,又發現徐天此時被梅果糾纏的找不著北,極度不在狀態,遂對徐天徹底失望,決心離開他。費兵的全副身心都在梅果身上,而梅果卻翻著花樣的折騰徐天,徐天不想傷害兄弟,開始躲梅果。梅果開始接受費兵的愛,卻又時刻讓費兵感覺到她愛徐天,徐天是因為兄弟之情刻意遠離她……在一係列擰巴中,梅果折騰一通後終於學乖,在俞鶴卿介紹下,住進精神病療養院,但要求哥哥徐天得經常去看她。    恢複高考後的第一屆新生入學,幾個年輕人都各懷心事走入大學校園。徐天已頂替父職,成為棉紡廠一名機修工人。棉紡廠“廠花”何佳,綽號“何美麗”,以熱情美貌揚名全廠。何佳很快就對徐天產生興趣,徐天和別的青工不同,他經過感情和學業雙重打擊後,整個人更加冷漠、喜怒無常。何佳本是萬人追捧的廠花,被男人寵慣了,看到徐天英俊、冷漠模樣,頓時來了興致,對徐天百般關心,眾青工初次看到廠花主動獻殷勤,又是嫉妒又是起哄。何佳不急不惱,顯出一副光明正大姿態,徐天自此和廠花結緣,兩人都覺得對方與眾不同。   何佳父母早逝,與哥哥何東相依為命。何東在醫科大食堂工作,決定會會徐天,原來兩人之前早在一次群毆中遇見,一來二去,何東覺得徐天很仗義,妹妹總算沒看錯人。   吳晴和陸廣瀘現在是醫科大的同學,徐天費兵陸廣滬一起吃飯,吳晴對徐天避而不見,兩人之間已無複合希望。費兵滿心想著梅果,徐天真心希望兄弟能得到真愛,而梅果卻依然對徐天糾纏不休,致使兄弟之間產生罅隙。   棉紡廠來了個李工程師,人品差、妻管嚴、老色鬼、綽號“李上環”,剛來工廠就對廠花獻殷勤,何佳打小受男人追捧,對這一套早已練得油鹽不進。李工利用午飯時間和何佳約會,一邊吃飯一邊甜言蜜語,這一幕卻被躲在屏風後的李妻聽到,李妻當下跳出把李工強行帶走,讓他臉麵丟盡,何佳麵對潑婦應對自如,很是從容模樣。原來這一切都是徐天和何佳商量的計策。何佳與徐天關係越來越密切,但徐天卻始終拿何佳當哥們。何佳明白,徐天心裏還是放不下吳晴。   吳晴肚子一天天大起來,她堅決要把孩子生下來,但又絕不能讓學校發現。在陸廣滬幫助下,吳晴來陸家鄉待產,受到陸家父母悉心照顧,儼然兒媳待遇,原來陸已向父母說明孩子是自己骨肉,不久吳晴生下女兒。    李工再次追求何佳,約她去看電影,又被妻子抓獲。李工這才發現是徐天和何佳的計策,心下不甘,逐向領導告黑狀。領導認為何佳有作風問題,打算將其開除,徐天以獨立完成李工遺留工程任務為交換,保全何佳。何佳心存感激,兩人關係更近一步。   吳晴將女兒留給陸家照顧,回校上課。此時吳晴與陸廣滬關係微妙,吳晴雖然極為感激,但仍然很難接受陸廣瀘的感情。在電影院,關係複雜的四個男女偶然相遇,徐天和何佳,陸廣瀘和吳晴,每個人都無心再看電影——最先離開的是吳晴,徐天隨後也走了,把何佳一人撇在電影院。事後何佳要求徐天向自己道歉,徐為賠罪答應請何佳再看一次。不料徐天卻因為照顧梅果再次爽約,何佳內心淒楚、痛苦。何東為此和徐天大打出手,兩人被工糾隊扣留。徐天為保全何佳,獨自承擔打架鬥毆罪責,被工廠開除,何佳心存愧疚,也義無反顧辭職。徐天為這個女人的執著勇敢震驚不已。何東敬佩徐天仗義,跟徐天成了兄弟,三個人從此做起了個體小老板,一起販賣蔬菜為生。    徐天偶然結識一儒雅中年人,並去其獨門小院閑聊,中年人以佛經幫其開脫內心焦慮。不久,中年人南下廣州,小院留給徐天照管。   很快三年過去。他們在市場經濟大潮中,修理電器、販賣通俗歌曲磁帶,不斷積累財富。徐天、何佳兩人已被時間磨合得十分默契,貌似夫妻一般,但始終沒把關係挑明,何佳仍然鍥而不舍。陸廣滬在學生組織裏顯露政治才能,吳晴仍在與之保持距離。有了費兵照顧,梅果離開精神病院並考上大學,心裏還是惦念徐天,徐天為斷其念想,大方告訴梅果,自己已有女友,名叫何美麗。徐天高考資格恢複,俞鶴卿鼓勵他考學,此時徐天覺得自己與大學的距離已越來越遠。吳晴看著女兒一天天與自己生分,打算帶回城裏自己照看。陸廣滬找到徐天,希望徐天徹底放棄吳晴,不要再讓吳晴有任何想法,並謊稱自己和吳晴已經有了孩子。徐天聽後大為震驚,與陸廣滬痛快打了一架。為了徹底與吳晴和梅果斷絕關係,徐天希望何佳能當自己的擋箭牌,對外宣稱她是自己女友。麵對徐天請求,何佳大度接受,但內心卻很傷感。陸廣滬向徐天撒謊一事被吳晴知曉。吳晴來找徐天解釋,徐天和何佳則告訴吳晴他們馬上就要結婚。吳晴聽了糾結不已,但隨後她答應了陸廣瀘長達幾年的追求。    梅果遠在美國的小姨要來,堅持要見徐天,徐天拉著何佳再次演戲,當著梅果的麵,徐天對何佳大肆誇讚,承諾結婚,但這一切都讓何佳用錄音機偷偷錄下來。何佳問徐天對梅果的情感,徐表示自己對她並無男女之意,隻是一個需要照顧的小妹妹。而他自己現在並不想和任何人有男女情感之事。他喜歡和何佳在一起,因為何佳從不強迫自己。    磁帶生意大好,徐天想自己辦音像社,此事要找費父幫忙,他和何佳打算前去拜訪。吳晴未婚生子全校盡人皆知,誰是孩子的父親成了了懸疑,同學和校方都把目光盯在陸廣滬身上,廣滬認了,為此他失去留校機會,關鍵時刻他們決定去求身為教委主任的費兵父親幫忙。海歸小姨到來,費父在家設宴款待,這天費家聚集各路人馬,梅果和小姨,徐天和何佳,吳晴和陸廣滬。梅果卻突然當眾宣布對徐天的愛意,眾人詫異不已。徐天拒絕梅果,告訴眾人何佳是自己的女朋友。吳晴向費父表示自己會和陸廣滬結婚。費兵承受不了梅果寡情,當場失態。隆重家宴被攪黃,事情沒有辦成,所有人不歡而散。    徐天集中精力辦音像社,找到文化局主管,執著與之拉關係。何佳在文化局等待徐天,偶然救助了一位急性哮喘的老人。後來才得知老人竟是剛退下來的文化局前局長。徐天一籌莫展之際,營業執照被何佳輕鬆辦妥。陸廣滬終於打動吳晴,兩人結婚。何佳徐天為創辦音像社忙碌,閑暇時候常以夫妻相稱。兩人來到廣州購買設備,徐天把錢交給何佳保管,卻被不慎丟失。為省錢擠進一間客房,卻被公安當做非法同居拘留。二人曆經坎坷,在小院主人的幫助下,終於坐上回程列車。二人感情又進一步,何佳感覺到徐天目光中已有深情。   恰在此時,徐父不慎將腿摔傷,被何佳送進醫院,住院時候沒有床鋪,何佳去找實習醫生吳晴,卻在吳晴和陸廣滬的爭吵中偶然得知小陸晴原是吳晴和徐天的女兒。何佳如遭雷擊,她知道吳晴在徐天心裏的份量,更清楚徐天一旦知道此事的後果,何佳忐忑糾結,但最終還是毅然將真相告訴了徐天。   吳晴忙前忙後張羅著徐父的治療檢查,徐天表示感謝,情緒衝動下突然提出見見孩子,並一心想讓女兒跟自己在一起,讓吳晴頭痛不已,幾乎反目成仇,最終在何佳勸導下意識到,此舉隻會攪亂女兒的生活。徐天向現實妥協,親生女兒管自己叫叔叔,不僅要感謝陸廣滬收留女兒,還得感謝他給自己和女兒的見麵機會。    梅果和小姨遠赴美國,對徐天和費兵就如一場夢……因為梅果而別扭了多年的兄弟情誼,也終於冰釋。費兵南下,追尋自己夢想。   徐天去上海進貨前夜,與何佳依依不舍,第二天,何東卻告訴他妹妹已不辭而別。數月後,收到何佳來信,讀罷淚水橫流。徐天保持著給何佳寫信的習慣,但那些信從未寄出。兩個天各一方的人,就這樣彼此愛著思念著,卻誰也沒勇氣再往前推動。   已漸漸長大的陸晴成為家長之間的紐帶和焦點,陸晴跟徐天很親近,徐天以自己獨特的方式跟女兒相處,是父女也是知心朋友。吳晴和陸廣滬日子過起來有許多擰巴。小陸晴似乎心裏什麽都明白,陸廣滬莫名其妙的別扭卻與日俱增。但他隻能忍著,因為這是自己要的。    陸廣滬身體一直不好,最近又鬧起了牙疼。為得到辦公室主任位置,陸廣滬提出用徐天的音像社吸納社會閑散人員,作為個體戶典型。徐天立即明白,按著陸廣滬的計劃,音像社會很快入不敷出。徐天把這事兒推給了何東,何東不允。   徐天本要幫陸廣滬忙,卻發現陸廣滬想利用女兒說服自己,不禁大怒。陸廣滬鬱悶地回去,眼前發黑的症狀更嚴重。徐天麵對一係列煩惱問題,對何佳思念日甚。   借給徐天小院的中年人回來了,帶來了小院即將拆遷的消息。   何東挪用音像社資金去做了鋼材生意,誰知卻是騙局,債主追上門討債,逼得何東無可奈何,氣憤至極打傷債主,畏罪潛逃。   與此同時,吳晴拿到了陸廣滬的化驗單,大驚失色。他已經被確診肝癌晚期。吳晴獨自承擔著陸廣滬病危的消息,請求徐天幫助陸廣滬做出政績,徐天安慰吳晴,兩人擁抱卻被陸廣滬和陸晴看到。   音像社被查封,身為法人代表的徐天必須承擔法律責任。徐天回家,公安人員已在家門口等候。陸廣滬得知音像社詐騙的事兒,拋出了拿徐天做反麵典型教育群眾的想法,頓時反敗為勝。遠在廣州的何佳,得知何東畏罪潛逃,徐天鋃鐺入獄的消息,甚為震驚。何佳前去探望,告訴徐天自己要一直等著他,等他出獄,等他出頭。徐天怕耽誤何佳青春,狠心罵她腦子有病。但給何佳寫信卻成為徐天在獄中唯一的精神寄托。麵對即將被判刑的命運,徐天同意在進監獄前出來做報告,當反麵典型教育他人。實際上,徐天是想在進監獄前有個機會能回家看望親人。見了父親,見了女兒,見了何佳,徐天與何佳道別,說起當年中年男人告訴徐天的十八字心經,兩人終於心心相映。    幾年以後,徐天出獄,他和何佳的兒子降生。陸廣滬和吳晴也過著平淡、溫馨的日子,他當年的肝癌其實是疝氣誤診。費兵最終和梅果走到一起,兩人在美國結婚生子。    每個人、每個家庭都回到各自的軌道,過著各自幸福而平淡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