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英雄
當前位置:吭擺影院 > 國產劇 > 兄弟英雄
【電影觀看小貼士】: [DVD:標準清晰版]    [BD:高清無水印]    [HD:高清版]    [TS:搶先非清晰版] - 其中,BD和HD版本不太適合網速過慢的用戶觀看
快播高清下載(兄弟英雄download)列表
百度影音下載(兄弟英雄download)列表
劇情介紹
  • 辛亥革命前後,政治腐敗,民不聊生,國家陷入了崩潰的邊緣。為挽救民族危亡,尋求救國之路,一 
    代有為青年義無反顧地踏上了艱辛而漫長的探索之路……   1906年,中秋佳節。九江近郊蔡氏莊園的大少爺蔡振聲考取了湖北武備學堂,舉家正在張燈結彩慶祝。一位不速之客的到來打破了喜慶的氣氛——祥記米行的老板蘇子祥前來求助,他的女兒蘇臻玉被獨秀峰上的土匪張寶仔綁架了!俠肝義膽的蔡振聲不僅出馬救出了蘇臻玉,還和義匪張寶仔結成好友。一場英雄救美,蘇臻玉芳心暗許,蔡振聲亦對蘇臻玉一見鍾情,這引起了外委把總賈亮的嫉恨——因為他也看上了蘇臻玉!   千裏之外,漢口郭氏鐵廠的二公子郭景文也高中武備學堂。大喜之日,郭景文的妹妹郭景之卻被捕入獄,為紀念甲午戰敗十一周年,受革命黨人影響的她積極組織學生遊行,遭到軍警逮捕。湖北協統葆琛深知蘇臻玉劇照(12張)郭家與袁世凱私交甚篤,著意庇護郭家,主動從獄中放出郭景之,並帶著剛從日本留學回國的女兒月華來郭府共度中秋。月華對郭景文頗有好感,引來葆琛得力部下馮恩然的嫉恨。原來,馮恩然與月華早有婚約在先。   中秋過後,蔡振聲別過家人和蘇臻玉,踏上了去武昌的客輪。剛到武昌,蔡振聲便被一夥地痞流氓欺負,郭景文仗義相助。二人互道姓名,才知同是前往武備學堂報到的同窗,遂結伴而行。兩人興致勃勃,憧 
    憬著美好的未來。他們做夢也不會想到,在以後的若幹年裏,他們既是生死兄弟,互相敬重情如手足;又由於信仰的不同,成了敵對陣營的雙方,在人生道路上漸行漸遠,甚至數度拔槍相向,刀兵相見……   開學典禮上,進步總辦徐錫勇在眾目睽睽之下被炸身亡。學堂人事出現重大調整,葆琛親自兼任學堂總辦,馮恩然任教務處總管。一入學堂,便目睹這一驚天血案,蔡振聲與郭景文的激情不禁大打折扣。接下來他們又被日本教官屢次在課堂上的辱華行為所激怒,蔡振聲還意外發現日本教官正是殺死總辦徐錫勇的凶手。實際上,徐錫勇正是葆琛暗中指派日本教官炸死的,為保住日本教官,葆琛決定開除蔡振聲。整個學堂沸騰了,在郭景文和進步教官劉鬆亭的發動下,學堂爆發了大遊行。葆琛隻得將日本教官開除回國。自此之後,葆琛、馮恩然等人視蔡振聲、郭景文為眼中釘,必欲除之而後快!   賈亮到蘇家提親被蘇子祥拒絕。懷恨在心的賈亮以緝拿蘇子祥之子、革命亂黨蘇國強作為報複。雖然蘇國強僥幸得脫,但賈亮卻不肯善罷甘休,以此為要挾,再次逼迫蘇子祥將女兒許配給他。蘇子祥無奈,隻得答應了這門婚事,並暗中扣押了蘇臻玉和蔡振聲來往的信件。   收不到蘇臻玉的來信,蔡振聲情緒異常低落,郭景文為安慰他,在同學的介紹下,帶他去江邊花船借酒 
    消愁。馮恩然帶人去花船抓二人的現行,卻不慎落入江水,差點淹死。蔡振聲於心不忍,為救他感染了風寒。馮恩然恩將仇報,強令蔡振聲帶病執勤,差點致使蔡振聲死於非命。幸虧郭景文遍訪良醫良藥,才為其挽回一條性命。   進步教官劉鬆亭不忍蔡振聲就此沉淪下去,提供革命書籍讓他閱讀,鼓勵他心懷天下,積極振作;在月華的影響下,郭景文也開始接觸康有為、梁啟超等人的書籍,二人經常就革命還是改良的問題展開爭論,卻誰也不能說服誰。   葆琛數次鎮壓革命起義,手上沾滿了革命者的鮮血。畢業典禮上,劉鬆亭密謀行刺葆琛。刺殺行動遭到了馮恩然的殘酷鎮壓,劉鬆亭的人頭被懸掛在城頭示眾。蔡振聲和郭景文拚死盜得人頭,予以安葬。   畢業休假,郭景文受蔡振聲之邀去九江做客。蔡振聲的兩個妹妹蔡小聰和蔡小宛對郭景文都有好感。小聰係二房所生,野心勃勃,一心想踏入出人頭地,為討好郭景文,她百般表現,郭景文卻始終不為所動。小宛溫婉賢淑,給郭景文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假期尚未結束,二人便接到命令,讓其火速歸隊組成學生軍去鎮壓保路同誌軍。戰場上,馮恩然公報私 
    仇,強令受傷的郭景文去炸對方的碉堡。蔡振聲挺身而出,卻發現碉堡裏不過是一群衣衫襤褸的半大小子。蔡振聲不忍下手,自己反被炸藥掀下了山崖。郭景文遍尋整個陣地,蔡振聲依然生不見人死不見屍。郭景文大為難過,自此對軍界失去了興趣,決定離開部隊走實業救國的道路。   賈亮將“失蹤名單中”的蔡振聲劃至“陣亡名單”裏,宣布蔡振聲已經死亡。整個蔡家彌漫在傷悲之中,萬念俱灰的蘇臻玉被迫下嫁賈亮。婚禮當天,蔡振聲突然出現在婚禮現場,原來他並沒死,受傷後為同誌軍首領朱皓良所救。蔡振聲眼睜睜地看著心愛的女人嫁作他人婦,卻無能為力!   郭景文離開軍界後,全麵介入家族的鐵廠業務。此時,郭家後台袁世凱已經下野,鐵廠的經營麵臨著巨大的困難。月華不顧父親葆琛的強烈反對,固執地逃出家門,與郭景文共度難關。在相知相伴中,有情人終成眷屬。   郭景之在一次秘密集會上,結識了蘇十八。蘇十八乃是蘇國強的化名,他隱身武漢,繼續開展革命事業。郭景之愛上蘇十八,令家人很是不安。郭母決定將她嫁給高官嚴壽民。郭景之嚴詞拒絕,嚴壽民卻不以為意,反而對郭景之愈加沉迷。   蘇臻玉與賈亮的婚後生活跌入冰窖,賈亮始終得不到蘇臻玉的心,便殘暴地對待她,蘇臻玉終日以淚洗 
    麵。   九江候補員外郎馮則清看上了蔡小宛,上門提親。蔡小聰覺得這是她出人頭地的大好機會,決定自薦枕席,鳩占鵲巢,取代妹妹順利成為馮則清的夫人。婚後,馮則清帶著蔡小聰去武昌補缺。蔡小聰結識了馮則清的遠房表兄馮恩然。   蘇子祥病死,賈亮故意在報上發表訃聞,吸引蘇十八和郭景之回來拜祭,並一舉抓獲,發電報給葆琛邀功。蔡振聲聯合張寶仔,命人喬裝打扮,冒充葆琛派來的押送官軍,兵行險著,先行一步救走了蘇十八與郭景之!   經過此事,蘇臻玉徹底對賈亮死心,決定擺脫這個惡魔。她與蔡振聲約定出逃武漢。不想賈亮對蘇臻玉早已生疑,他將蘇臻玉軟禁起來,並授意醫生為她食用鴉片。蘇臻玉的人生再度跌入了痛苦的深淵。   在郭景文的幫助下,蔡振聲創辦大米加工廠,將所賺利潤悉數捐給革命黨。蘇十八來九江籌款,得到蔡振聲的踴躍捐資,不想卻被蔡振聲的弟弟蔡再興告密,賈亮連夜組織人馬前去抓人。幸而蘇臻玉偷聽到這一消息,前往蔡府送信,蘇十八與蔡振聲方才躲過一劫。蘇臻玉被蔡振聲安置在張寶仔的獨秀峰上,悉心為之戒毒。   蘇十八回到武昌,受朱皓良委托行刺葆琛,不想行動過程出現偏差,月華被誤炸身亡。葆琛大怒,全城搜捕蘇十八。郭景之為救蘇十八,去求刑事主管嚴壽民。嚴壽民老奸巨猾,假意答應,暗地裏卻捏造蘇十八叛變的假象。郭景之無法接受蘇十八的叛變,在蘇十八出獄之日,一刀刺向了昔日愛人的胸口,被當場拿下,關進大獄。由於搶救及時,蘇十八保住一條殘命。蘇醒過來的蘇十八決定將計就計,假意投敵,在敵方內部“潛伏”。   郭景之與亂黨勾結的消息,令郭氏家族遭受重創。各大錢莊和銀行頻頻向郭氏鐵廠催貸,導致鐵廠的財務狀況急劇惡化,時刻麵臨破產的危險。蔡小宛和蔡振聲在第一時間挺身而出,施以援手,陪伴郭景文渡過難關。   朱皓良給蔡振聲寫信,令其去武昌再度行刺葆琛。就在刺殺行動將要成功之際,蔡振聲突然發現葆琛身邊的護衛竟是郭景文,稍一猶豫,錯失了最佳時機。郭景文也有意放了蔡振聲一馬。   全城軍警搜捕刺客,蔡振聲危在旦夕,關鍵時刻,郭景文找到蔡振聲,盡管兄弟倆在政治信仰上越走越遠,但二人依然是最好的朋友。郭景文設一出調虎離山之計,本欲調開城門監守馮恩然,不想反被馮恩然識破,蔡振聲直接被馮恩然下了大獄,第二天就將槍決。當夜,臥底蘇十八鋌而走險,冒著暴露的危險,將蔡振聲救出城去。   此時,獨秀峰上也是危機重重。二當家的覬覦蘇臻玉的美貌,幾度欲行不軌,幸得張寶仔暗中保護,才轉危為安。張寶仔與二當家的差點翻臉,賈亮得知這一消息,暗地用重金收買二當家的,將其當成自己的“內線”。   1911年10月10日,震驚中外的武昌起義爆發。朱皓良帶領蔡振聲猛攻總督衙門,郭景文帶人死守,兄弟倆兵戎相見。馮恩然眼見勢頭不對,槍殺葆琛,率部宣布起義,反成了首義功臣。郭景文作為保皇黨,遭到通緝。   郭景文逃進蔡小宛所在的教會醫院躲過一劫。蔡振聲要求郭景文隻要不再為虎作倀,替清廷賣命,自己就是拚了性命不要,也要救他出城。沒想到郭景文卻告訴蔡振聲,隻要自己能逃出武昌城,就一定會帶兵殺回來的!一對好友徹底站到了兩個敵對的陣營上。最終,還是友情占了上風,蔡振聲巧妙地將郭景文和蔡小宛送出城去。不久,郭景文與蔡小宛結合,步入婚姻的殿堂。   武昌首義後,郭景之順利出獄,但她對蘇十八仍懷有深深的誤會。朱皓良、蔡振聲等人打算為蘇十八證明身份,被蘇十八拒絕了,他敏感地覺察到馮恩然手握重兵,見風使舵,日後必將為革命之敵,便忍辱負重,再度潛伏,投奔到馮恩然的門下。   蔡小聰鼓動馮則清,讓其響應革命黨,宣布起義,在革命黨裏謀個好位置。就在馮則清猶豫之間,漢口光複。蔡小聰對馮則清徹底失望,認為他難成大器,他的本家兄弟馮恩然在時代變換中風生水起,才是真正的英雄。自此之後,蔡小聰逐漸投進了馮恩然的懷抱。   郭景文成為北洋軍管帶,隨上峰來武昌平定叛亂;而蔡振聲此時成為革命軍統領,兩人終於在戰爭的前線刀兵相見,展開了激烈的肉搏,革命軍大敗而歸。最終,郭景文悄悄放過了蔡振聲。   馮恩然發現北洋軍勢力更為強大,轉而投靠了北洋軍。在蘇十八的暗中離間下,馮恩然在北洋軍中不受重用,被閑置一旁。馮恩然忿忿不平,發誓自己要當草頭王,招兵買馬,成為地方軍閥。為解決經費和武器問題,馮恩然與蔡小聰開始走私文物,購買軍火。   賈亮火燒蔡家的大米加工廠,引誘張寶仔下山救火,乘山上空虛之際,帶人與二當家的裏應外合,將蘇臻玉擄下山去,軟禁起來。   蔡母在救火的過程中,不幸受傷。小宛得知家中的變故,不顧自己懷有身孕,毅然告別郭景文,克服重重困難,踏上了歸家的旅程。蔡振聲聞訊趕回九江,聯合張寶仔,救出了蘇臻玉,給賈亮以重創。一蹶不振的賈亮在蔡小聰的牽線搭橋下,拿著馮恩然撥給他的錢財和糧食,在九江替馮恩然練起兵來。   “南北議和”破裂,為給革命軍施壓,郭景文奉上峰指令,帶領五百北洋軍,乘黑夜從蛇山偷襲革命軍。蔡振聲率部阻擊,在蛇山大敗郭景文部。念及前誼,蔡振聲最終將郭景文孤身放走!   停戰間隙,蔡振聲調查文物走私案。臥底蘇十八給蔡振聲提供了準確情報,蔡振聲經過蹲守,終於截獲了馮恩然的走私船。馮恩然大為惱火,蔡小聰為其出計,報複蔡振聲最好的辦法就是對付蘇臻玉。   蔡小聰布下陰謀,指責蘇臻玉的母親是妓女,她跟蔡振聲的結合不僅會給蔡振聲,更會給整個蔡家帶來不名譽,讓蔡振聲和整個蔡家都抬不起頭來。善良的蘇臻玉誤中奸計,不辭而別……   郭景之在戰地醫院,再次碰到了嚴壽民。嚴壽民對郭景之仍是賊心不死,遭到郭景之的嚴詞拒絕。嚴壽民不僅指使女院長刁難郭景之,而且在視察醫院時,還指使手下扯開郭景之所看護傷員的止血帶,導致該傷員流血過多而死。女院長誣陷郭景之涉嫌殺害傷員,郭景之不服,在與女院長的爭執中,失手重傷女院長,隻得躲進嚴壽民的家裏,成了嚴壽民的情人。   蘇十八主動向馮恩然提出去九江監控賈亮。馮恩然同意了。實際上,蘇十八去九江,是奉了朱皓良的密令,離間賈亮同馮恩然的關係,爭取九江早日獨立,有力地支援武昌。   蘇十八的離間起到了效用,他幫助張寶仔,在九江地區宣布獨立,給賈亮以沉重打擊。這令馮恩然大為恐慌,他決定拚死一搏倉促起兵。不想蘇十八早已帶著蔡振聲等人包圍了馮恩然的軍火庫,激戰中,蘇十八英勇獻身。馮恩然躲進軍火庫的地下通道,逃過一劫,繼續謀劃東山再起的那一天。蔡小聰吞槍自盡……   蘇十八死後,軍政府為他舉辦了盛大的追悼會。直到此刻,郭景之才知道自己一直錯怪了蘇十八,一切都是嚴壽民從中作梗,憤怒的郭景之槍殺嚴壽民,自己也被處死……   1912年2月12日,清帝宣布遜位,戰爭結束了。蔡振聲通過張寶仔,終於找到了蘇臻玉,這對曆經磨難的苦命戀人終成眷屬。   可是,辛亥的勝利果實被袁世凱竊取,中國依舊戰亂頻仍,積貧積弱。蔡振聲和郭景文陷入巨大的痛苦和茫然之中。十年後,二人應邀去黃埔軍校擔任教官。長夜漫漫,路還很長,他們探索的腳步一步也不曾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