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債2
當前位置:吭擺影院 > 國產劇 > 孽債2
【電影觀看小貼士】: [DVD:標準清晰版]    [BD:高清無水印]    [HD:高清版]    [TS:搶先非清晰版] - 其中,BD和HD版本不太適合網速過慢的用戶觀看
快播高清下載(孽債2download)列表
百度影音下載(孽債2download)列表
劇情介紹
  • 十年前遠從雲南千裏迢迢奔赴上海尋找親生父母的知青下一代已經紛紛長大,並且開始了自己的新生活。沈美霞以優異成績考取了上海的大學,如今已經讀到研究生,聰穎美麗。粱思凡這個曾經聰明伶俐的男孩在一次意外中折斷雙腿,他一直留在上海,如今英俊的臉上布滿憂鬱;盛天華留在上海,住在了繼父家中,和沒有血緣關係的姐姐馬玉敏偷偷相愛。家庭最和睦幸福的盧曉峰已經很像一個地道的上海人了,他和女朋友尚米亞感情牢固,正在存錢買房子準備結婚。隻有安永輝因為高考落榜,仍然留在雲南。故事就是從這裏開始的……
      在五個當年一起從雲南來的孩子們之中,盧曉峰的人生軌跡最像一個地地道道的上海人了——在上海呆了十幾年後,曉峰不但可以說一口毫無瑕疵的上海話,而且是朋友裏第一個有了穩定工作和固定女朋友並且想要結婚的。在家人和朋友們的幫助下,他湊齊首付,實現了買房子的願望,並且在拉著幾個好朋友一起收房。
      但是事情並沒有曉峰想象的那樣圓滿,房子出現了很嚴重的問題,性格衝動的盛天華想要替曉峰出頭,卻無意間在總經理辦公室外聽到了了總經理和一個看不清楚長相人的對話,也因此和保安起了衝突。
      關鍵時刻,美霞的同學林淼出現並且替天華解圍,美霞請林淼吃飯表示感謝,卻讓思凡感到了不安,天華拉著他坐在小街邊的攤子上喝著啤酒,回家途中遇到了常去七浦路調戲馬玉敏的一夥流氓,他們打傷了思凡,惹怒了天華,一怒之下,酒意上頭,竟然動起真功夫跟他們較量,天華反抗中誤傷了對方,血從肩膀噴出來,濺了他一身。天華嚇了一跳,酒也醒了。他嚇得丟開匕首,掉頭就跑。可沒跑兩步,就覺得腦袋嗡一聲,應聲倒地。
      天華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身在一個偏遠的馬路旁了。電話回家,馬玉敏急切的告訴他,警察和另外還有些來曆不明的人在找他,讓他千萬不能回家。無奈之下,天華隻得去找美霞。美霞把天華安排到了林淼的宿舍,林淼聽說是白天在售房處打架的那個小夥子要求留宿的時候,他不動聲色的抽空打了個電話,晚上天華被宿舍外的腳步聲嚇醒,打開窗戶逃跑,開始了他的逃亡生涯。
      天華回到雲南投奔永輝,天華萬萬想不到,就在他開始跳上這條茫茫未知的旅途的時候,思凡已經住在醫院裏,麵對著要不要截肢的考驗了。原來,昨天晚上的那一磕,竟然傷到了思凡用了十年才好不容易休養起來的膝蓋,現在舊傷複發,他的腿病情惡化,醫生說恐怕這輩子他都離不開輪椅了。
      和曉峰米亞同購一小區的戶主們找到了曉峰,他們有人目睹了昨天的全過程,認為曉峰“上麵有人”,推舉他作為業主的代表,去地產商那裏要求賠償。曉峰和尚米亞沒有參加業主們的抗議鬧事,曉峰卻在米亞的帶領下私下裏去了開發商那兒透露了業主們鬧事的計劃,開發商提前做了準備,讓前來鬧事的人撲了個空,連一個人都沒等到。事後開發商專程打來電話感謝曉峰和米亞,保證立即給他們調換房子,再送十萬塊錢的精裝修。米亞幸福地坐在沒裝修的房子客廳裏,已經能想象到日後房子的樣子,這一切都意味著,他們可以結婚了。
      天華告訴永輝小時候在集市上五毛錢一斤的普洱茶現在在上海一兩一兩賣,一兩好幾百塊,永輝帶著極微薄的一點現金,和滿滿兩箱茶葉,坐上了去往上海的火車。
      醫院裏。美霞每天都來探望思凡,可思凡卻對她越來越冷淡。思凡就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下定決心這次一定要狠下心來借由天華的事兒讓美霞幹脆對自己死心,去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
      永輝的茶葉很快就有了銷路,一夜之間,永輝拿到了價值幾十萬的訂單,他有錢了。拿著剛賺到的錢,永輝激動地請朋友們吃飯,剛好又趕上思凡出院,幾個當年的好朋友總算又聚到了一起。
      中緬邊境。天華在玉石礦上成為了一名礦工,並且在這裏遇到了一個他生命中另一個重要的女人——碧玉美人,一個獨自經營著小米線鋪的美麗寡婦,她的不凡,她的勇氣,她的神秘讓天華不能自持。她讓他立刻忘記了上海,忘記了馬玉敏。
      林淼在美霞遇到問題時,林淼總能夠及時的出現並且提供幫助,讓美霞十分的感激。心中苦悶的思凡卻在網上聊天室尋找到了自我存在的感覺,他認識了一個名叫綠波小舟的網友,兩個人的聊天十分的愉快。
      永輝興衝衝地再次從雲南前往上海。並且在旅程中無意間結識了一個叫蘇小安做苗族繡片生意的年輕姑娘, 永輝蘇小安很有好感。回到上海後可萬萬沒有想到,這一次,他被這個上海買家坑了,頃刻間血本無歸。
      永輝陷入了瘋狂的絕望中。他第一個想起去找父親吳觀潮幫忙。但是當吳觀潮打聽到坑害永輝的公司老板正是老丈人私交甚好的朋友的兒子之後,他立即退縮了,永輝憤怒地轉身離去。永輝沒有想到親生父親又一次拋棄了自己,他發誓這一次,不混出個人樣絕不回雲南去。
      思凡想出了做一家房產信息交流網站的想法,得到了朋友們的支持。他們湊了很少的一點錢,開始了第一次創業。為了支持兒子,梁曼誠和林杉杉商量了一下,拿出了林杉杉下崗時候一次買斷工齡的那筆錢給兒子做啟動資金,那本來是打算買房子付首付的。思凡感動極了。
      林淼文質彬彬、不動聲色、卻又攻勢淩厲的追求著美霞。美霞對林淼感激萬分,卻始終無法接受他對自己的感情。這一天,美霞剛下樓,就發現一個蓬頭垢麵的男人坐在《法製與生活》雜誌社門口。那人竟然是永輝!美霞驚訝極了。永輝告訴美霞,自己被一個上海人坑了錢,他一直鍥而不舍的在找那個人,現在終於找到了,但是報警後警察不管,說他沒有證據。永輝想起了美霞在《法製與生活》工作,這才跑來找她的。
      林淼再一次出現,步。第二天,永輝驚訝的發現,那家騙過自己的公司關門了。他第一次意識到美霞身邊的這個男人驚人的能量。永輝拿出最後的一點錢,洗了澡,買了身好衣服,找到了林淼的公司。從這天起,他留在了林淼的公司裏。
      童年的好朋友們再次聚會了永輝又不遺餘力的吹噓美霞的“好朋友”林淼的實力,尚米亞開心的請美霞幫忙,為自己和曉峰搞定一套低折扣的房子。美霞為難不已,永輝卻拍著胸脯保證了下來。果然,林淼的一通電話打過之後,曉峰和尚米亞看上的那套房子的房價差不多減了一半。曉峰和尚米亞拖了多時的結婚證終於領了下來,兩人歡天喜地地裝修房子,準備結婚。就在這時,尚米亞的父母來到了上海。
      尚米亞和外婆一樣,都恨透了自己的父母。當年母親在安徽下鄉一意孤行的嫁給父親,就代表著決定和家庭斷絕往來。多年後,米亞和外婆還認為外公是被母親氣死的。她們告訴曉峰,父母顯然是看外婆年紀大了,想回來占房子給同父異母的哥哥住,這些年來,他們一直在想盡辦法讓那個男人在上海立足。在得知曉峰因為不知情而答應讓嶽父嶽母在婚後跟他們同住時,尚米亞象瘋了一樣對他發火。
      婚宴當天,所有人都前來祝福。為了表示感謝,尚米亞特意請來了林淼。看著坐在一起的美霞和林淼宛如一雙壁人,思凡第一次喝醉了酒。
      也是在這個婚禮上,林淼主動邀請煬煬來自己的公司工作。梅雲清大喜過望。林淼隨口說了幾個動遷的消息,牽動了一桌子所有人的神經。當聽說沈若塵哥哥家的房子在動遷的範圍裏之時,梅雲清當即決定,這房子理應也有煬煬一份,必須把煬煬的戶口遷回去!
      當晚,沈家為了要不要遷戶口鬧得不可開交。梅雲清指著至今還在客廳裏搭床的美霞質問丈夫,要不是你當年作的孽,煬煬會連帶女朋友都帶不回家裏來?美霞把自己關在洗手間裏,淚流滿麵。
      第二天,美霞鄭重拜托永輝幫自己租一間小房子,同時給林淼寫了封郵件,感謝他這些日子對自己的照顧,但是她心裏始終放不下那個人,所以無法接受他的情意,請他以後不要再來接送自己,更不用對自己這麽好了。永輝幫美霞租好了房子,留了另一串鑰匙給林淼。
      美霞從家裏搬了出去。為了把戶口遷回奶奶家,煬煬也幹脆搬過去住了。沈家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沈若塵跟梅雲清持續冷戰。為了給自己找一點事情做,沈若塵接受了一個號稱“最著名的釘子戶”的老讀者的懇求,把他們一家的遭遇寫成報導。沈若塵開始了調查和采訪。
      大雨夜。美霞租屋的保險絲燒了,家裏一片漆黑。外麵驚雷陣陣,美霞赫然發現林淼打著傘站在樓下!她實在不忍心,終於拿著傘跑了下去……
      安永輝在林淼的公司裏越做越大,逐漸爬上了副總的位置。他就在這個時候,許久沒有聯係的父親吳觀潮突然出現,說自己和漠蘋的女兒生的孩子,也就是他的外甥突發高燒被查出白血病。吳觀潮這才低聲哀求他說全家人的骨髓都不合適,想請他去試試。永輝頓時暴怒起來,那個兩次遺棄了他的父親隻有在這個時候才來懇求自己,而且是在他憑借自己的能力在上海安身立命之後,父親卻要他為他們付出,永輝為吳觀潮的自私怒不可遏,他毫不猶豫的拒絕了父親。吳觀潮很快求動了楊紹荃來為自己說情,永輝還是不為所動。
      醫院裏,思凡的換膝蓋手術異常成功。負責照顧他的小護士路小舟明目張膽的向思凡示愛,思凡無意間得知路小舟竟然是自己的那個一直在網上聊天的網友!思凡告訴路小舟,他出院以後,就要去找自己心愛的那個姑娘表白了。
      思凡為了這個壓抑了幾十年的表白激動不安,卻沒有發現所有人都回避告訴他美霞的消息。就在他出院的前一天,林杉杉終於忍不住了,她告訴兒子,美霞要跟林淼結婚了。
      美霞和林淼新婚在即。煬煬在林淼的安排下工作很得意,沈家動遷也分到了最好的房子。沈若塵和梅雲清對這個女婿滿意的不得了,在婚禮的準備上出手大方,生怕婆家看輕了美霞。
      婚禮選擇在上海最好的一家酒店舉行。其豪華程度使得每個走進來參加婚禮的人都瞠目結舌。可最讓大家驚訝的,還是思凡。他不但丟掉了輪椅,甚至不需要拐杖就走進了大廳,而且身旁還站著一位漂亮的姑娘!經過介紹大家才知道,這個姑娘就是從前在網上苦苦追求思凡的網友,又陰差陽錯成了照料思凡手術的護士。她絲毫不嫌棄思凡殘疾,又耐心鼓勵他再次站起來,姑娘的情意終於打動了思凡,他們也快要結婚了。
      思凡與美霞對視,禮貌的微笑握手,互相祝福。隻有從小一起長大的幾個好朋友才知道,他們眼底那深深的寂寞是什麽。
      在美霞的婚宴上,尚米亞胃口很壞,去醫院檢查才知道,她懷孕了!曉峰高興極了!婚姻生活雖然剛剛開始,但比他想象的好多了。嶽父母每天在家打掃做飯,一點也不用小兩口操心。曉峰很享受這樣的生活,覺得嶽父嶽母並沒有妻子說的那麽壞。可是尚米亞堅持要趕他們走,更令人驚訝的是米亞的外婆,舅舅也眾口一詞。幾經商量,嶽父母終於同意等米亞父親的體檢報告出來,如果沒有大礙他們就走。結果體檢報告出來,父親患了胃癌。這讓剛得知自己懷孕的米亞激動的心情立即消失怠盡,說這是父母留在上海的借口。
      吳觀潮從楊紹荃那兒拿到了永輝十年前的驗血報告,果然與自己的外孫女匹配。他鍥而不舍的發動所有人來哀求永輝對自己發發慈悲,永輝卻就是不為所動。直到此時,吳觀潮才真正的明白了“孽債”的含義,他象十年前永輝第一次來上海時候那樣等在兒子的辦公室裏,終於等到了永輝。他告訴兒子,隻要永輝肯救他的外孫女,叫他幹什麽都行。永輝冷冷的笑笑,說,晚了。
      沈若塵的調查一步步接近真相。他忽然發現,當初違反規定、強行拆遷的這家房地產商,仿佛與自己的女婿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沈若塵旁敲側擊的問女婿各種情況,果然,林淼表情有異。第二天,煬煬就打電話來警告父親,叫他不許多事!沈若塵更加緊張。
      美霞在單位中看到父親總是行色匆匆,早出晚歸的拎著一些東西(都是搜集來的林淼非法拆遷的證據)在單位出沒,非常擔心。她詢問父親到底出了什麽事情,沈若塵卻一個字兒也不跟女兒提。不明就裏的美霞晚上回家禁不住跟丈夫說了自己的擔心,林淼表麵不動聲色,當天晚上,沈若塵就在回家路上出了車禍,生死未卜!那包東西也不見了!
      思凡的網站上,開始有群眾自發的頂一個披露某房地產項目的帖子。這個房地產項目是永輝負責的,他找到思凡,告訴他自己知道梁曼誠林杉杉夫婦打算買房子,他可以給梁曼誠夫婦和思雲最好的房子,但請思凡看在朋友的麵子上,撤掉那個帖子。思凡驚訝的望著永輝,指責他怎麽泯滅了良知和本性。永輝見說不通,憤怒的告訴思凡,你要斷我的路,小心我也斷你的路。
      就在這一天,給思凡網站投資的風險投資公司忽然撤銷了投資意向,思凡麵臨破產邊緣!
      與此同來的更大打擊是路小舟帶來的,她根本就是個網絡騙子,當得知思凡可能沒錢以後,毅然要求離婚,並提出分走一半家產的要求。幸虧林杉杉精明,思凡才僅僅損失了一套房子而已。
      沈若塵一直沒有醒來。美霞憂心如焚。她總是想起父親手裏的那包東西,而就在此時,卻傳來了那家釘子戶被火燒死的傳聞。美霞感到事情越來越蹊蹺。她按照父親留下的筆記本上的聯係人一戶戶的尋訪起來,卻震驚的發現事情直指她的丈夫和最好的朋友安永輝!孤立無援又心驚膽戰的美霞想到了思凡,這時候她才意識到,思凡是她在這個世界上最信任的人。
      在思凡的幫助下,美霞勇敢起來,加上天華也在同時回到了上海,他們向公安機關檢舉了自己所知的真相。美霞萬萬沒有想到,公安局第一個帶走的人是自己的親生弟弟煬煬!梅雲清垮了,美霞也傻了。
      得知自己即將再次一無所有的永輝站在幾百米高的大樓上,望著底下浩瀚的人流車海。這就是上海,每一天都是天堂,每一天也都是地獄。永輝愣愣的出了會神,一把推開了窗戶!就在此時,忽然有人從身後緊緊的抱住了他……
      身後那個氣喘籲籲爬了幾十層高樓上來的人,是他背叛過傷害過更一起奮鬥過歡笑過的兄弟思凡。思凡拉著永輝的手,請他不要跳下去,隻要活著,永遠還有可能。永輝終於點了點頭,他告訴思凡,替我給爸爸打個電話,告訴他,我答應……
      林淼主動簽署了離婚協議,在逃往國外的飛機上被捕。他拒絕美霞的探視,寫了一封長信給她。直到這時美霞才知道,當年所謂的成山山事件、思凡的受傷、自己的第一次采訪,原來都是林淼安排好的。美霞百感交集。
      沈若塵醒過來了,美霞也取得了梅雲清的原諒。她和思凡這兩個都受過感情傷害的人再次走到了一起,思凡的公司也順利的度過了危機。可就在一切波瀾不驚,眼看就要好事將近的時候,路小舟突然來找思凡,告訴他,離婚後她發現自己懷孕了,她要求複婚。美霞和思凡痛苦的決定,為了不讓下一代再象他們一樣有著不完美的童年,他們決定再次分開。
      美霞報名參加了雲南支教,她回到了美麗的西雙版納。思凡決定跟路小舟複婚。林杉杉在關鍵時刻發現路小舟懷孕的時間根本就不對,及時阻止了這場婚禮。
      尚米亞的父親去世了,她也在同一天生下了自己的孩子。經曆產後大出血幾乎喪命的她得知在她昏迷的日子裏,都是母親每天抱著自己冰冷的手腳不斷揉搓,不讓它變冷,尚米亞終於理解了母親,三代女人抱在了一起……
      碧玉美人來到了上海,她跟天華終於團聚了。永輝的判決也下來了,7年。一群人再次把思凡和沈若塵送上了火車,火車向著雲南開去。
      在遙遠的西雙版納,一片青山翠穀之中,美霞仿佛也感到了什麽,她望著一教室的傣族孩子們,滿足的笑了……
猜你喜歡的國產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