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脊梁
當前位置:吭擺影院 > 國產劇 > 父親的脊梁
【電影觀看小貼士】: [DVD:標準清晰版]    [BD:高清無水印]    [HD:高清版]    [TS:搶先非清晰版] - 其中,BD和HD版本不太適合網速過慢的用戶觀看
快播高清下載(父親的脊梁download)列表
百度影音下載(父親的脊梁download)列表
劇情介紹
  •     武警上校軍官程誌遠在妻子逝世一年後,轉業回到了闊別20多年的懷中市,來車站接程誌遠的是女兒程程和小姨子張雪辰。張雪辰是市馬龍區光明街道辦事處的工委書記,因年輕時在感情上受到了一些挫折,所以至今沒再成立家庭。程誌遠的家住在老城區馬龍區向陽社區裏的一座四合院中,與他家同住一個院的還有刑滿釋放人員黃剛強和妻子夏娟娟,及在巷子裏開烙餅店的張有樂。……程誌遠來到馬龍區政府軍轉辦報到,意外的遇到了曾經的戰友——現任馬龍區區委書記的劉為民。
        黃剛強因妻子生產花費了一大筆錢,再加上一家人本來賴以生存的小買賣又被城管給沒收了,生活狀況再度陷入危機之中。鄰居蔣美美帶著錢和嬰兒用品探望夏娟娟,不想被黃剛強連人帶東西給扔了出來。蔣美美是原先鄰居老孫前幾年娶的小媳婦。結婚沒幾年,老孫撒手歸西了,把院子裏的平房和臨街的幾間門麵房全留給了她。這幾年,蔣美美靠出租房屋和經營一家美容院為以生計。張有樂就是蔣美美的租客,租一間門麵房經營烙餅,租一間院子裏的平房給自己和女兒張丹霞住。
        金洋陪金廣奇一起和幹爹劉為民吃飯。從他們的談話中得知,自己的父親和程程的父親原來是戰友,而且之間還有著很深的過節。劉為民勸金廣奇將過去的事情忘記,而金廣奇說自己可以不計前嫌,隻要程誌遠當麵對他說聲對不起……而程誌遠告訴金廣奇他沒有做錯,就沒有跟任何人低頭的理由。
        一夜的暴雨讓本來就泥濘不堪的向陽社區街道變得更加汙水橫流,臭氣熏天。難以忍受的居民們紛紛找居委會尋求解決辦法。麵對情緒激動的居民們,趙主任束手無策,而人群中的程誌遠提出當務之急是解決眼前困境,號召大家親自動手疏通管道。在清理中,程誌遠發現街道下水道堵截並不是居民們亂扔亂倒造成的,是由於街道的排汙係統和附近皮革廠的排汙係統走一條管線,工廠排汙經常堵塞,所以牽連到居民區的排汙不暢,趙主任道出了實情。
    在有關向陽居委會新主任的選拔和任命問題上,區委書記劉為民提出一個大膽的想法,強調借選拔新主任的契機不但要把向陽居委會從上到下來一次改頭換麵,而且還要把向陽居委會樹立成一個新型社區建設的試點和模範居委會。劉為民鄭重地向張雪辰和李主任提出了自己心目中的候選人——程誌遠……
        金廣奇找到劉為民,告之廣奇集團的銀行貸款已到位,各項合法手續已齊備,施工各項準備已完好,向陽社區改擴建工程馬上就可以實施。劉為民告訴金廣奇,向陽社區正在選拔新的居委會主任,希望能等到新主任上任以後再開始開發工作。
    劉為民的突然來電讓程誌遠頗感意外。他向程誌遠委婉表達了希望他擔任向陽社區居委會工作的想法。和劉為民結束談話的程誌遠,在寂靜的夜晚獨自走在向陽社區的街道上,看著熟悉的街道,看著路燈下圍聚喝酒打牌,大聲吆喝的黃剛強和其他無業居民,想著劉為民一席推心置腹的話,程誌遠百感交集……
        經民主選舉和上級領導的審批,程誌遠終於走馬上任,擔當了向陽社區新一任居委會的主任一職。程誌遠上任後,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了,張雪辰又下了班就到程家照顧老程頭和程程, 開始從前的生活軌跡,隻不過不住在程家。而蔣美美有意無意的往程家跑,搶著給老程頭和程程買菜做飯收拾屋子,並不惜把張有樂趕出小院住到烙餅店裏,自己搬回來,創造更多的機會靠近程家。
        程程在金洋的帶動下漸漸迷上了網遊,學習成績一落千丈。張貴敏氣衝衝的登門找老程頭理論,程誌遠忍痛答應張貴敏讓程程暫回姥姥家住。
    程誌遠是受張雪辰之托,求到老戰友老馮給黃剛強安排了一個倉庫保管員的工作。可工作沒多久的黃剛強就因倉庫經常莫名失竊而被單位開除,得不到信任的黃剛強一怒之下把總經理老馮臭罵一頓,武力威脅。並把被開除的根源歸咎到了程誌遠身上,理由是程誌遠也不信任他,不肯為他求情開脫責任……
        金廣奇私下運作把原本就緊張的回遷房地皮挪作商業開發的範疇,結果登記回遷房的原住居民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計,回遷房的房價也被一些炒房人炒得一漲再漲。麵對情緒憤慨,準備上訪的部分居民,程誌遠承諾一定會向上級領導部門匯報,全力搞清事實的真相。然而黃剛強站出人群,憤慨的指出老程頭已經和開發商簽署了協議,程家將成為社區內的首批回遷戶。程誌遠問父親是不是簽了回遷協議。聽完老程頭的一席話,程誌遠表示深深的歉意,答應父親盡快把程程接回來,自己不但要盡一個兒子的孝道,還要盡一個父親的責任……
    張有樂酒後向蔣美美傾訴,表達了自己一直暗戀她,並想和她一起開烙餅店開創事業。蔣美美則直言拒絕。
        一直相互推卸贍養老母責任的艾武和艾娜得知劉大媽的房屋也在拆遷範圍,馬上又都掙著回家贍養劉大媽。程誌遠聞聽,怒火中燒,不顧所有人勸阻,衝上街頭把正打撲克牌的艾武一頓胖揍。沒想到好事者用手機把被打畫麵記錄下來,送到了電視台播出……看著新聞裏“醜態”百出的程誌遠,金廣奇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老程頭和張貴敏為此憂心忡忡;劉為民對此深感疑慮;程程深感顏麵盡失,隻有張雪辰默默地為程誌遠擦拭著受傷的拳頭。
    張雪辰從自己的抽屜裏拿出一封匿名信遞給了程誌遠,質問他是不是利用工作之便和蔣美美搞曖味。程誌遠很惱火,一氣之下脫口而出,就算他對蔣美美有意思怎麽了,難道身為鰥夫的自己就沒有選擇個人生活的權利嗎?兩個不歡而散……
        本指望通過拆遷得補償款開小賣鋪的黃剛強不顧夏娟娟的阻攔,砸毀了老程頭精心飼養的盆景,大罵程誌遠,再次把怨氣撒到程誌遠身上。原來,在程誌遠組織的開發商、居委會、居民代表,包括已簽合同的和沒有簽合同的四方會議上,程誌遠明確表示為了確保更多居民的利益,他會以一個居委會主任和拆遷戶居民的雙重身份,率先抵製向陽社區改擴建工程……項目被區政府叫停,氣憤的不隻是黃剛強,金廣奇更加恨之入骨,眼看著銀行巨額貸款利息翻滾,如果不把程誌遠這塊絆腳石搬走,項目就無法如期開工。……
        因上一次的分歧和爭吵,張雪辰很長時間沒有到程家照顧老程頭和程程了。這給了蔣美美機會……
        黃剛強和狐朋狗友玩了一宿麻將,回到家頓時傻了眼,原先淩亂的家被收拾得幹幹淨淨,夏娟娟和剛出生不久的兒子已經不見了蹤影,隻留下一封被淚水模糊的信和家中僅有的幾百塊錢……
        在父親和女兒的建議下,程誌遠找到了蔣美美,開誠布公的闡明了自己現在和將來都不會再考慮個人的婚姻問題,在他生命裏最重要的兩個人就是父親和女兒。為了他們,自己可以把個人情感全部拋之腦後……
        金洋在“大富豪”遊戲中玩到頂級。他決定在現實生活裏也小試牛刀,以此證明自己會成為和父親一樣的優秀商人。於是,他把平日裏自己攢下的,金廣奇給自己的零用錢傾囊而出在股市開了戶,背著金廣奇偷偷炒股……
        為方便群眾,程誌遠提出成立社區服務中心。雖然蔣美美對程誌遠的無情拒絕還耿耿於懷,但當程誌遠向她提供的那份為期五年而且價格公道的租房合同時,她還是欣然接受並和居委會簽署了租房協議。
        張有樂對此氣憤到極點,把不滿情緒全部歸結到程誌遠頭上,因為該合同簽署之前,蔣美美已經答應張有樂與之續簽合同,而且入股烙餅店。一次,程誌遠開完會回家買烙餅,許如賓親眼看見小偷把程誌遠兜裏的伍萬元錢偷走,剛要揭發,就被張有樂製止了。那錢則是街道改建工程結餘款……
        有關程誌遠在街道施工過程中利用建設款大手大腳花錢請人吃喝;有關程誌遠私自給部分居民發放工資;有關街道施工工程結餘款去向不明等一係列不利於程誌遠的謠傳漸漸在街道上散布開來,有人還以匿名信的形式把情況越級反映到區委區政府。正當程誌遠為丟失的錢發愁時,張貴敏托張雪辰把自己多年的積蓄交給了程誌遠,而此舉卻讓更多人對程誌遠產生質疑,加深了他的冤名。長時間勞累,心情不快,終於把程誌遠強壯的身體拖垮了,他患上急性腎炎住進了醫院……看著程誌遠浮腫的雙腿和蒼老了許多的麵龐,許如賓心理倍感自責。他主動找到了張雪辰把看到結餘款被偷走的事實經過說了出來。
        貪汙工程款得以昭雪,張有樂在社區內被所有人噗之以鼻。而張有樂一意孤行的決定把烙餅店的爛攤子甩給張丹霞和許如賓,自己帶著所有積蓄跟著一個並不熟知的陌生人遠赴外地,開創他認為的第二番事業去了……
        當程誌遠和張雪辰帶著夏娟娟出現在黃剛強的麵前時,黃剛強不顧一切的衝上前去,跪倒在妻子的麵前乞求不要再離開他。黃剛強得知夏娟娟歸來的來龍去脈後,到程誌遠家負荊請罪。
    因為程誌遠成功而出色的完成和實現了他上任向陽社區居委會主任時,對劉為民和張雪辰做出的“一年初見成效,二年邁上台階,三年形成規模”之承諾的第一步,深受區政府、街道辦事處、社區居民和單位同事們的認可。所以當街道辦事處原主任李主任退休之際,關於繼任者的問題再次擺在了劉為民和張雪辰的麵前……
        金廣奇忽然把規劃圖紙改回到原樣,而且痛痛快快的承諾在將來的項目實施過程中嚴格按照規劃圖紙施工建設。大家對金廣奇的一反常態頗為不解,也隱隱感到其背後一定隱藏著什麽……
    劉為民考慮過讓程誌遠接任光明街道辦事處主任一職,但張雪辰本身就是街道工委書記了,她和程誌遠之間存在一定的親屬關係,如果再任命程誌遠,恐怕難以服眾。
        金洋在股市上連連獲利,使得他變本加厲。他偷偷把金廣奇名下一張五百萬元的信用卡裏的錢,一點點挪出,投入到了股市裏……
        社區服務中心終於在程誌遠的多方努力下開業了。這一天,也正是區委和區政府就光明街道辦事處新主任人選展開討論的時間。劉為民麵對著大家的激烈討論,提出了一個他自認為較妥善的解決辦法,即任命程誌遠為光明街道辦事處的代理主任,視其將來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成績再考慮是否將“代理”二字去掉。與會所有人以全票方式通過……
        程誌遠拿到廣奇集團改好的規劃圖紙,萬萬沒有想,社區內皮革廠的位置被明顯標注上“廣奇娛樂城”的字樣。程誌遠來到張雪辰辦公室,把對金廣奇和皮革廠之間存在的某種潛在聯係進行了分析。麵對劉為民的質疑,金廣奇好不避諱和盤托出早在兩年前,他在聽說市政府有意向陽社區管片進行再開發的消息時,先於其他人把頻臨倒閉的皮革廠給低價收購了,為的就是以防自己在招標過程中不能成功,並且還能借皮革廠從其他資方處獲得私利。
        在劉為民的引薦下,康瑞生物製藥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美籍華人傑森進入了大家的視線。沒想到,他就是18年前棄張雪辰去美國留學的前夫羅良。他此番回國的主要目的是投資興建生物製藥廠。而他的出現卻打破了原本趨於平靜的生活……
        金洋被死死套在了低迷的股市中。他抱著僥幸心理把信用卡裏的最後一筆錢給取了出來……
        羅良質問張雪辰,程程是不是自己的女兒……推搡間,張紅豔的提包被拉扯掉地。當羅良俯身要撿時侯,張雪辰慌張的首先抓起自己的錢包,死死的捏在手裏。感覺異常的羅良奪過錢包,看過之後,他覺得自己無需再去印證什麽了……
        對皮革廠地理位置和發展前景頗為看好的羅良找到金廣奇,提出收購皮革廠的意向,本想拒絕的金廣奇卻被羅良開出的價格所吸引,答應考慮一下,然後盡快答複。
        羅良和金廣奇見麵的事情,也很快通過劉為民讓程誌遠和張雪辰知道了。程誌遠當麵提出堅決反對,認為在皮革廠原址上不應該建製藥廠,而應該建一個為社區的生活服務的都市文化廣場。其強硬的態度讓劉為民有些不悅。他單獨留下程誌遠告之隻能給他一個月時間,找一個熱心公益事業的投資方,如果一個月之內無法完成,金廣奇和羅良一旦達成協議,程誌遠就不能再從中阻撓了,並暗示在工作中不要加帶任何的私人感情色彩。
        羅良突然到訪程家,提出見一見程程,程誌遠找羅良理論,但剛走到院門口就聽到張雪辰和羅良爭吵了起來。張雪辰斬釘截鐵的告訴羅良,在這個世界上程程隻有程誌遠一個父親,同樣也隻有張雨辰一個母親。如果誰敢把程程從程家奪走,自己就會以性命相搏。對於張雪辰的威脅,羅良不以為然。他坦言自己這輩子不會再結婚,也不會再有孩子,自己是程程的親生父親,所以程程他是一定要得到的……老程頭厲聲質問程誌遠到底有什麽事情瞞著自己。沉默了許久,程誌遠終於把程程的身世盤托而出。父子二人的談話被放學歸來的程程剛好聽到,霎那間大腦空白,然後不顧一切的推開剛走進院門的張雪辰,撒腿就跑,消失在了街道的盡頭……
        為穩住銀行,金廣奇決定先動用自己信用卡裏的養老錢墊付一部分利息,但卡裏的五百萬元不翼而飛,讓金廣奇暴跳如雷,報警調查。
        程程住在羅良下榻的賓館不回家,甚至連最疼她的爺爺住院也很少探望,並當同學們的麵炫耀自己,明年高中畢業後,就直接到美國留學深造。張雪辰十分氣憤,到賓館找程程,當著羅良的麵狠狠教訓了程程一頓。好在程誌遠及時趕到,才把怒氣難消的張雪辰勸走。臨別時,程誌遠心情沉重地告訴程程,爺爺很想念她,希望她有時間到醫院去看看爺爺。
        當金廣奇拿到銀行貸款合同書時,同時也接到了公安分局的電話通知。經過警方縝密調查,已證據確鑿的證明金洋就是盜取信用卡的犯罪嫌疑人。
        忙碌了一天的程誌遠托著疲憊的步子剛踏進自己的院門,三個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眼簾。張有樂上前“撲通”一聲跪在了程誌遠的麵前。原來,張有樂輕信他人蠱惑,把所有積蓄投入到一項生意中,不想那是一個騙局。程誌遠原諒了張有樂對自己所做的一切,還充滿信心的鼓舞張有樂,向陽社區很快就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此時回來,正好可以重振“烙餅張”的響當當名號。
    一道鐵絲網將金廣奇父子隔離在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金廣奇隻簡單的說了一句:對自己而言,錢沒了可以再掙,但是兒子沒了,卻再也無法找回了。他希望金洋能好好接受改造,早日回歸社會……
        在劉為民的主持下,經過光明街道辦事處和廣奇集團雙方的友好協商,就聯合興建新向陽社區的簽字儀式如期舉行。這是一件皆大歡喜的事情,可程誌遠卻突然暈倒在了簽字儀式上……經過醫生確診,由於長期操勞過度和急性腎炎留下的隱患,導致了程誌遠不幸患上了尿毒症。程誌遠從昏迷中醒來,第一個問到的就是女兒程程來了沒有,張雪辰母女和老程頭不禁潸然淚下……程程從姥姥口中得知父親程誌遠住院的消息,狂奔來到醫院程誌遠的病床前。程誌遠說能在自己想程程的時候,程程給自己打個電話,報個平安就知足了。強忍住淚水的程程走出病房,一頭紮進了張雪辰懷裏號啕大哭………
        醫生建議程誌遠實施換腎手術,可關鍵要找到合適配型者。這個消息一經傳出,黃剛強兩口子來了;張丹霞,許如賓,蔣美美來了、劉大媽、艾武,艾娜來了;金廣奇和劉為民也來了……人們紛紛從四麵八方湧到了醫院。冥冥中,張雪辰在眾多配型的誌願者中成為唯一的合格者。可程誌遠死活不肯接受捐贈。
        醫院裏,兩輛推車並排一路走進了手術室。……
        法官宣告有關程程撫養權的官司,以羅良勝訴而終結。當法官詢問當事人雙方還有什麽不服判決的時候,坐在原告席上的程程站了起來,她表示自己不服判決……
        和熙的陽光映亮在床頭那張程誌遠、張雪辰和程程的照片,當程誌遠和張雪辰、程程急匆匆從一幢嶄新的樓房裏走出來,跑向停車場的時候,老程頭正在樓前自家的花園裏一邊擺弄著自己的盆景,一邊哄著在學步車裏蹣跚學步的黃自立……